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一条评论

PhD plus funding

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更新blog了,写论文的进度很缓慢。开始慢慢意识到时间拖得越长,这个过程就越痛苦,压力越大。上个月努力写好了一份研究规划,是自己propose的一个小项目,向PhD plus scheme申请经费。这个sheme主要目的是资助博士毕业之后的后续研究,帮助对研究感兴趣的毕业生实现从博士到academic career的转型。当然,从写proposal到经费预算都由学生自己计划,算是在学习如何写proposal,如何找funding的一个过程。

今天,刚刚收到学校的回信,开始很scare,什么也没有说,results被attach在附件里。实验室一共三个人申请了该项目,和一个人一同看他的result时被接受了,自己心里开始七上八下,信心不足。原因是之前大家谈起都很担心的,考虑到全校各个院系提交申请的人众多,funding也不可能完全集中在一个专业一个实验室,所以内部竞争已经很激烈化了。接下来,看自己的结果,稍稍松了口气,意想不到我也拿到这个funding了。毕业之后的压力稍被缓解掉,眼前的压力更加巨大,要求在短时间内毕业,至少minor correction。看来,真的是要熬夜写论文了。

我很少相信奇迹,因为奇迹和运气这两样事情很少在我身上发生过,不过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踏踏实实做事比较重要。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一条评论

Talking about 开始菜单里IE图标显示不正常的解决方法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更新近况

最近很忙,写论文,写文章,做实验,找工作。脑子里装的满满的事,自己像被启动了的并行处理器。很辛苦,有点累,但却很开心。几个月来,生活过得很平淡,喜忧参半。投了两篇摘要到同一个国际会议上,接受一篇,拒掉一篇。新房最初有点困难,但最后还是走上正轨了。

我搬出了旧屋,起初总不习惯,现在也还在习惯中。整个房子有点像迷宫,过道很长,要拐过弯后才是客厅,厨房和卧室。由于地方大,东西的摆放也不再像从前那样随手可及,总感觉要翻遍许多柜子,还要记住哪些东西被放在了哪层哪边的柜子。条件虽好了,我却开始怀恋原来的那个小屋,四处充满阳光的感觉。还有,可爱的邻居,我真的很想很想。

这段时间很少看电影,拿相机。唯一的娱乐就是听音乐,因为可以边听边写。旅行的心情被交文章的deadline扫荡得一干二净,希望来的及在我走前交上。发几张照片,也是忙里偷闲,在去中介的路上等人拍的。

照片中的我有点模糊,是我最近少有的个人照片,还是长长的头发,这些天不小心被我自己错手剪短了,虽然并非个人所愿,但感觉短发也很好看,精神又职业女性。希望能在旅行的时候多照点相片回来,希望海边还是炎热的夏天。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一条评论

留白

Can bear with everything but not wasting time.

When watched time passed by and can do nothing to keep it, I knew that deep inside I do passionate for life and do appreciate every moment I had.

I’m really happy that I’m working hard everyday, no matter how hard it is. Just because I can’t be at grass.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记录点滴

总觉得应该写点什么去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本来以为忙乱了就不想多说不会再要写博客,因为天天烦扰着我的就是writing和presenting。但最终还是决定停一刻,记下一年里几个艰难时刻中的一个,好在将来回头看看过去的时候有所感悟。

这是一个艰难的时刻,生物钟开始闹革命便是一个预示。夜夜失眠,事情一件一件闪过脑海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其艰难程度开始超乎想象范围。当然记录的方式并不是来寻求抱怨,而是要理清思路寻找一个解决方式。

首先是writing up,进入这个阶段的前期并不顺利。大概写了不到十分之一的时候,我想让论文更加充实就开始改进实验,结果并没有在改进后得到自己的预期结果,相反引入一个新的思考。在几个星期不得其解之后,我开始为身上小小的完美因子作怪而失落。Made a big effort but may results in effortless.

接下来同时遇到的问题是moving,尽管之前有准备会遇到的总总问题,最后在不太顺利后还是沮丧。钥匙不齐总觉得少了一点东西,feeling uncomfortable,水电煤无法读数总不踏实,尽管又是完美因子的作怪。昨晚回到房间,随手放了几件衣物,变形的衣柜坍塌后,意外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直觉是could anything be as easy as possible? 现实是意外时常发生,一旦有意外就有麻烦就不会简单。最后不禁问是自己的问题,还是别人的问题?Easy person has simple experience, difficult person has miserable experience. So am I an easy or difficult person to have such experience? Or maybe it’s agency’s irresponsibility?

最后,感谢许多朋友在这个阶段的无限支持和帮助,还有实验室为我提供的避风港。解决问题,修正自己,事情总会明朗的。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意外发现

这个月搬到一个临时住处,还算可以。只是房子有点旧,家具有点古董,唯一的不方便是没有无线网络。于是,索性几天没开电脑,早出晚归到学校上网。直到今天,实在忍不住没有网络的煎熬,尝试搜索了下四周的网络,希望能和邻居们share一下。结果,意外的发现有学校无线网的信号,用学校帐号登录进去能够上网聊天没有什么问题。虽然,网络不大稳定,看球和电影是肯定不行的,但已经很满足了。可能是我住的高的缘故,尽管距离学校还有一定距离但还能接收到,当然也惊叹校园网的覆盖面如此广。

另外,住在高处晚上可以看曼城夜景,白天看日出,听风声。只是太晒,风声呼呼的太吵。曼城的skyline不如纽约好看,大致在city centre方向灯光交错,才能感觉点大城市的味道。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4条评论